二维码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PC/BPA 新闻中心

暴露于BPA并不像某些人所想象的那样

发布日期:2016-03-28 14:12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2
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和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最近双双发布了评估报告,强烈支持双酚A(BPA)的安全性。

在这两份评估报告中,大量研究记载了BPA的 1)低暴露量,主要来自于饮食;2)在肠道内被吸收后有效代谢;3)快速从体内排出。这三点对其安全性的结论提供了关键性的支持。与此相对照,近来有一个假说认为,食品中的BPA在食用的过程中可能被吸收进嘴巴的组织中,这样就避免了在被肠道吸收后有效的代谢掉。

如果这个假说被证明成立的话,它就会挑战EFSA和FDA的BPA安全性结论。检验此一假说的新实验没有发现支持的证据,强有力的证据是不利于此假说的。因此,这一新研究的结果进一步支持了BPA的安全性。
 
你已经暴露于BPA,但这对你有妨碍吗?
 
人们受到BPA暴露,这并不是一个秘密。BPA这种化学品主要用来制造聚碳酸酯塑料和环氧树脂,这两种产品都广泛用来制造大量的常用消费品。可是,大多数人都受到BPA暴露这样一个基本事实之外,默契结束了,争议开始了。

因为BPA的争议,你可能得到一个印象,似乎觉得关于BPA暴露的问题实际已经知道的东西很少。情况完全不是这样,虽然可能有所争议,人们对这一问题的重要性并非不知晓,这看起来是更为合乎情理的。
我们从无数的研究得知,在许多罐装食品和饮料中存在着很低水平的BPA,一般在几个ppb(十亿分之一)的范围内。几十年前就已经知道这来源于罐头内衬涂料的环氧基保护层中残留的痕量BPA。
 
BPA的暴露是由食品调研数据估计得到的(即,多少BPA通过饮食进入了身体),从大规模人群的尿液生物监测数据进行定量测定(即,在尿液中有多少BPA排出体外)。因为来自食品的BPA摄入量保守的估计值一般要高于尿液中测得的排出量,所以人们普遍接受饮食是BPA暴露的最主要来源的观点。与这一观点相吻合的是,还没有找到任何其他重要的潜在BPA暴露来源。
 
我们也从无数的关于啮齿类动物、非人灵长类动物以及人类的药代动力学研究中知道,BPA在被肠道吸收及通过肝脏时会被有效地转化成没有已知生物学活性的代谢产物。这种代谢产物随后会很快地从体内排出。其半衰期很短,仅为几个小时。在人体中,此代谢产物完全从尿液中排出。
 
大部分关于BPA的争议是在小规模的生物监测研究中产生的,这些研究说人类血液中存在着显著量的自由BPA(未代谢的)。但其他的类似研究并没有在人类的血液中发现自由BPA。暴露数据和药代动力学数据合在一起表明,在人类血液中一般应该是检测不到自由BPA的。
 
如果那些报告人类血液中有自由BPA的研究有效的话,那么BPA来自哪里?一种正在兴起的假说认为在吃食物时其中的BPA会被舌头以下的组织吸收。因为通过嘴巴内的组织吸收的BPA会绕开通过肠道吸收后发生有效代谢的过程,所以舌下吸收的假说能够说明某些研究所报道的人体血液中存在显著水平自由BPA的原因。下面要讨论的重要的新研究数据将会揭示这一假说(的正确与否)。
 
舌下吸收的假说
 
这一假说的起源是2013年对麻醉状态下的比格犬所做的研究。在那项研究中,BPA的浓溶液放在狗的舌头下面10分钟,(然后)监测狗的血液来推算BPA的吸收量。
 
研究者报告说,BPA通过舌下吸收并且导致了血液中自由BPA的水平比通过肠道吸收要明显的高。可是,因为研究的设计有重大的限度,最主要的是暴露状态不现实(即BPA的溶液浓、嘴巴中的接触时间长),所以还需要另加的实验证据来评估这项在狗身上做的研究对于人类的暴露及健康意味着什么。为此目的,作者所在的单位最近给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提供了研究经费。
 
新研究的概况和结果
 
由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和俄亥俄州立大学联合进行的一项研究所得的科学证据还没有发表。在这项新研究中,受试的志愿者按照正常情况下人们受到BPA暴露的方式,通过饮食接受BPA的暴露。这项研究并没有模拟真实生活的暴露状态,而是直接使用了真实生活中实际的暴露状态。
 
特别是,10位男性志愿者每人服用12盎司番茄汤,里面准确加入剂量为30微克/公斤体重的BPA。虽然这样的剂量比典型的番茄汤要高得多,比日常摄入的总的BPA还要多,但高浓度增大了研究的灵敏度,使其能够检测到任何显著的舌下吸收量。为了避免发生任何污染事故(下面就会看到为什么这很重要),(加入番茄汤的)BPA用重氢作了同位素标记(即d6-BPA),以便跟志愿者可能会受其暴露的其他任何来源的BPA剂量区分开来。
 
志愿者摄入BPA后,通过在24小时内重复测试血样和尿样来对BPA的行踪进行跟踪测定。与先前对人类和实验动物的研究结果相一致,BPA吸收进入身体的速度很快,摄入后24小时内定量的从尿液中排出,从而证实了BPA不会储存在身体中。BPA转化为没有生物学活性的代谢产物的过程很有效,不到摄入剂量的1%以自由BPA的形式到达血液中。
 
将药代动力学参数与舌头下吸收的药代动力学模型模拟值进行比较,就提供了强烈的证据,证明在实际生活的暴露情况下不会有实质意义上的BPA吸收。相反地,这项研究没有提供任何舌头下吸收BPA的证据。
 
对于人类暴露量及健康的启示
 
我们从这些新的实验结果中得到的最初的启示是,在典型的人类暴露情况下BPA并不会通过舌下吸收而达到任何值得注意的程度。早期研究所报道的舌下吸收可能与被麻醉的狗有关,但与真实生活中的人类暴露几乎没有关系。因此,并没有可靠的证据表明舌下吸收会是某些研究所报告的人类血液中自由BPA的来源。
更广泛的说,这些新的实验结果证实了早先对人类药代动力学的研究发现。(其中)特别是,德国研究者2002年发表的研究报告第一个证明了BPA在口服暴露后会被有效的代谢并很快从人体中排出去。
 
(德国研究者的)那项研究受到了批评,因为那个时候可用的分析方法还不够灵敏,不能够检测到可能存在于血液中的低水平自由BPA。现在所用的分析方法已经相当的精确,在新的研究中就能够检测到血液中极低浓度的自由BPA。有了这种能力,新的研究结果就扩展了2002年研究的发现,提供了对在口服暴露后BPA的药代动力学更完整的理解。
 
特别是,这项新的研究证实了到达血流中的自由BPA的量不到口服剂量的1%。在血液循环流经肝脏时那个有限数量的BPA也很快被代谢并从体内排出去。总的说来,这两项研究的结果是高度一致的,都说明用药代动力学来评估BPA的安全性是有效的。
 
再广泛一点说,这一项新研究的结果进一步使人们怀疑,那些报告在人类血液中有值得注意的自由BPA水平的研究,其有效性到底如何?BPA的典型日常摄入量大约比本研究给出的剂量低1000倍,所以人类血液中自由BPA的浓度会远低于用现有分析方法可以检测的程度。
 
对于所报道的在血液中自由BPA浓度的更为直截了当的解释是样品受到了污染,就像在其他研究中所记载的那样。这一新的研究结果也支持了生物监测专家和生物分析专家们越来越趋于一致的看法:测定人类血液中的BPA并不是一种估计BPA暴露量的可靠方法,部分原因是样品可能被污染。
 
最后,西北太平洋国家实验室的这一新研究结果给最近FDA和欧洲食品安全局(EFSA)关于BPA安全性的观点提供了进一步的支持。基于对所有相关信息的仔细分析,这两个机构都做出结论说,在现有暴露水平下BPA是安全的。

来源:http://www.science20.com/steve_hentges/exposure_to_bpa_its_not_what_some_people_think-152717